简体 | 哈语版 | 返回首页

首页 阿勒泰概况 政务公开 网上办事 政民互动 服务三农
更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对外宣传>>我眼中的新山城

老阿帕依斯汗56年寄养30个孩子如今儿孙已达128人

作者:     发布日期:2017/1/2     点击数:28934

(通讯员 张建玲)阿勒泰草原广袤,牛羊肥壮。民族团结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

阿勒泰市审计局住一牧场克孜塔斯分场工作组在走访入户中,结识了一位83岁的老阿帕依斯汗,在交流中得知,老人家56年来,寄养过30多个孩子,有汉、哈、蒙等民族。如今,孩子们已经长大,儿孙达128人左右,他们跟老阿帕仍旧像一家人一样,来往走动。

2015年6月6日,是一个极为平常的日子。而对于远在阿勒泰市一牧场克孜塔斯分场的83岁老阿帕依斯汗来说这一天却极为不平常。

这天一大早,老阿帕就站在门口,一次又一次地与她曾经收养过的儿女们拥抱亲吻,与前来看望她的老邻居握手拥抱;老阿帕苍老的手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这些已经长大成人、甚至有的已经暮年的儿女们,白皙的脸上漾着红晕。

30多个儿女们就坐在阿帕的家中的通铺上。阿帕慈祥的眼睛里闪烁了安详的光芒。是啊,56年前,27岁的依斯汗,漂亮,干练,丈夫肯杰汗热情、能干。他们结婚后,居住在教育、医疗、交通条件较为便利的一牧场克孜塔斯分场。

坐在老阿帕身边的古丽达娜老人说,生活在牧区的牧民,每年都要不断地转场,上学的孩子因为没人看管,就只能跟着牧业一起转入牧场。为了不耽误学业,牧民都会把孩子寄养在朋友、亲戚家里。依斯汗一家人为人热情真诚,周围四邻八舍的牧民,都想把孩子送到她这里来。在1973年那年,她的五个孩子曾经陆续在老阿帕家居住上学直至完成中学学业,累计达十余年之久。

在依斯汗四十多岁的时候,陆续生下了五六个孩子,生活也开始拮据起来。也就在这个时候,依斯汗家里又来了几个上学的男孩子。

这些男孩里中有一个是古丽加提的哥哥。古丽加提的爸爸英年早逝,爸爸在临终前告诉古丽加提:“依斯汗一家人特别善良,依斯汗就是你们的亲妈妈,肯杰汗就是你们的亲爸爸,她们会像疼爱自己的孩子一样,爱护你们。”古丽加提的妈妈一个人带着四个孩子,实在无力支撑这个家,妈妈找到依斯汗,表示要将孩子寄养在她家里时,依斯汗欣然同意。

此时的依斯汗家里有十来个孩子了。孩子多了,依斯汗也就更忙碌了,炎热的夏季还好过,到了冬季,孩子们的棉鞋被雪水浸湿了,依斯汗要给孩子们把鞋子一双双烤干,孩子们的衣服脏了,依斯汗要给孩子们把衣服一件件洗干净。

如今已经是克孜塔斯分场副场长的叶然古丽,她的四个兄弟姐妹曾在1983年之后的六七年时间里,寄养在依斯汗家里。回想起依斯汗阿帕的精心照顾,叶然古丽不仅潸然泪下:“阿帕对我太好了,不仅给我们洗衣做饭,我们疾病的时候,阿帕将我们送到医院治疗,精心照顾。现在,我们已经长大成家并有了自己的事业,但是,阿帕的家就像我们自己的家一样,我经常会回家看看依斯汗阿帕。”

一牧场退休老教师叶斯布拉提也做在床边。她说:“当一名老师是一件光荣的事,但是也是一件责任心很重的工作,我的第一个孩子出生的四十天后,我就必须要回到学校上班,不得已,把孩子放在依斯汗的家中,正好赶上依斯汗也生了孩子,所以,我的孩子也吃着依斯汗的奶水长大,孩子有着落了,我干工作没有了后顾之忧。我对依斯汗感激不尽。”

布仁加甫是一名蒙古族小伙子,他的父亲曾和依斯汗的丈夫肯杰汗亲如兄弟。当布仁加甫到了上学的年龄时,依斯汗就将布仁加甫接到家中,安置在一牧场学校上学。很巧的是,布仁加甫和依斯汗老人的小儿子同在一个班级,老人家总是亲切的叫他们“双胞胎”并教育他们要好好学习将来长大后报效祖国。在布仁加甫考入高中时,依斯汗妈妈为他买来了新铺盖新衣服新裤子,就想对待自己的亲儿子一样上心。如今的布仁加甫是一名退役军人,在牧场自己创业发展……

在依斯汗的生活中,陆续有三十多个孩子在她家中寄养过。最多的一次达到十五六个孩子同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依斯汗每天一睁眼就是烤馕,烧茶,洗衣,做饭。

依斯汗不仅家里寄养着很多孩子,同邻居何桂花也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依斯汗的邻居何桂花今年71岁了,是依斯汗的邻居。在这两家邻居一起生活的56个年头里,何桂花无时无刻不在感受着邻居带给她远亲不如近邻的幸福。

1967年6月,融雪性的洪水灌满了整个额尔齐斯河。何桂花领着四个孩子同丈夫一起将生产队里的牲畜赶过额尔齐斯河转入牧场。河水太大了,牲畜太多了,何桂花和丈夫一遍又一遍的分批将牲畜赶过额尔齐斯河,水流湍急,何桂花手中抱着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几乎快被洪水冲走了。

夜幕来临,夜晚寒冷,四个孩子饿哭了,何桂花同丈夫也因饥饿、困乏,疲惫地坐在地上。就在何桂花万般无奈的时候,依斯汗带着热茶和馕来了。捧过热气腾腾的奶茶碗,嚼着香喷喷的馕,何桂花哭了,孩子们的哭声止住了。

回忆到这儿,71岁的何桂花流泪了。现在的泪水,是感激的泪水,是幸福的泪水,是无比快乐的泪水。

1977年的阿勒泰,交通不便,信息匮乏。何桂芝的丈夫贾松华突然失踪,何桂花非常着急,依斯汗听说了这件事情并告诉了丈夫肯杰汗,肯杰汗骑马找了三四天,终于在一条大渠边上找到了奄奄一息的贾松华。何桂花说,如果不是依斯汗一家的帮忙,就凭她一个人徒步去找丈夫,估计丈夫会饿死在大渠边上的。

何桂花会讲一口流利的哈语,会刺绣精致的花毡,成了村子里人人羡慕的人。走进何桂花的家,干净,整齐,墙上挂着绣着羊角图案的壁毯;床上铺着绣有羊角图案的“斯勒玛克”,桌子上放着饼干和干果,整个家室的装饰,洋溢着浓浓的民俗气息。

何桂花说,她学说哈语都是依斯汗学的。因为是邻居,何桂花常常去依斯汗家里喝茶,从学说“碗”到学说“茶”最后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何桂花耳濡目染,不仅学会了哈语,还学会了刺绣,学会了编制羊毛绳、缰绳等。何桂花的生活习惯也悄悄地发生着改变。

让何桂花再一次热泪盈眶,止不住抽泣的那件事,至今还历历在目。何桂花生大儿子那天,是大年初一,依斯汗专门炸了包尔萨克、做了一身小衣服,跟丈夫一起前来祝贺。看着襁褓里粉嫩的生命,肯杰汗给孩子起了一个名字—恰汗拜,意为“出生在春节的富有的人”。

在众人当中,恰汗拜已经人到中年。两家的儿女延续着血浓于水的民汉亲情。

今年71岁的胡山平老人,是一牧场村民。曾经和依斯汗在一个农业队放马。依斯汗的热情、周到和细致让胡山平至今难忘。在农业队,一到冬天,人们都会到山上打柴。遥远的路途和极寒的天气,让很晚才能赶回来的胡山平又冷又饿。这时候,依斯汗总是烧好了奶茶、摆好了抓肉、炸好了包尔萨克,让打柴的村民都能喝上热茶吃上热饭。在跟依斯汗一家人共事的五十多年里,胡山平跟依斯汗一家像亲人一样走动着,从未间断。

6月6日这一天,依斯汗的家里热闹了整整一天,当年帮助过的邻居、朋友,也都安康健,当年寄养在她家中的三十多个孩子有的成家生子,有的已经暮年,膝下儿孙绕膝;粗粗一算,大人小孩加起来已经有128名之多。如今的依斯汗也已83岁高龄,孩子们每年都会带着自己的孩子来看望这个老阿帕。

83岁的依斯汗,安详、慈爱,被邻居、儿女、养子们紧紧围绕着,整个房间里洋溢着浓浓的深情。人们交谈着,回忆着------在当年艰辛的岁月里,在依斯汗热腾腾的奶茶里,在依斯汗慈祥的目光里,那一幕幕上学、放学、吃饭睡觉的场景,仿佛又回到了从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