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哈语版 | 返回首页

首页 阿勒泰概况 政务公开 网上办事 政民互动 服务三农
更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政务公开>>政务动态

阿勒泰老山城与爱同行

作者:     发布日期:2014/5/20     点击数:8290

(张建玲文)在阿勒泰市妇幼保健医院四楼,住着一对中年夫妇,妻子叫娜孜古丽,曾是切尔克齐乡的一名医生。丈夫叫叶尔兰,是一个有着六年康复训练史的老病号。每天早上十点左右娜孜古丽会将丈夫叶尔兰背起来放进轮椅,然后推着轮椅从四楼下到一楼残疾人康复室里为丈夫做康复训练,晚上又将丈夫背着放进轮椅推回四楼房间。

这样的从未间断的康复训练,娜孜古丽坚持了将近六年。这六年里。她将死亡线上的丈夫救了回来,又将这个有气息没直觉的“植物”人慢慢唤醒直至能自己扶着轮椅走路,自己能用手握住小勺吃饭,自己能自主掌握大小便……。这六年里,娜孜古丽重新塑造了一个生命,并给了这个生命全部的爱,也给了这个生命一个完整的家,她所吃的苦,她所受的累,都化作一行行眼泪和一个浅浅的微笑一个默默的无语。

叶尔兰和娜孜古丽是阿勒泰市阿苇滩镇普通的居民,像常人一样恋爱结婚生子,像常人一样工作,生活,欢笑。为了能生活的更好,从事警察工作的叶尔兰依然辞去现有的工作,开始从商。随着家庭生活的不断改善,娜孜古丽成了人们眼中最幸福的女人。然而,六年前的一天,也就是2008年元月,冬季的寒冷笼罩着整个山城阿勒泰的时候,也裹住了娜孜古丽那充满希望的家。丈夫叶尔兰意外发生车祸,娜孜古丽赶到丈夫身边的时候,医生告诉娜孜古丽,伤者头部遭受重创,颅内出血,颈部断裂,必须送往乌鲁木齐大医院进行抢救。

在护送丈夫叶尔兰去乌鲁木齐抢救的路上,娜孜古丽一边精心地护理着丈夫,一边在心里默默地祈祷。在医院焦急等待的结果终于出来了,丈夫叶尔兰有自主呼吸,有脉搏,有血压,体温正常,但是叶尔兰将无任何语言,无任何意识,无任何思维能力,他进入到了一种特殊昏迷和高位截瘫状态。听到这一结果,有丰富医学知识的娜孜古丽当头懵了:大脑一片空白。

冷静下来,娜孜古丽开始思考:“怎么办?7岁的孩子怎么办?这个植物人丈夫怎么办?这一大笔的医疗费怎么办,这突如其来的一切的一切都该怎么办?”娜孜古丽顿时感觉自己的身体摇摇欲坠,自己的家摇摇欲坠。

从那个冬天开始,娜孜古丽成了叶尔兰寸步不离的伴侣,叶尔兰成了娜孜古丽无语、无声、无知觉的丈夫。从住在医院的那一天起,娜孜古丽并不知道自己的丈夫什么时候能够醒来,只知道要把叶尔兰照顾好。为了把丈夫照顾好。她用导管给丈夫喂食物、水和药,及时清理大小便,每半个小时帮他翻一次身,并为他按摩、擦洗。太累了,娜孜古丽就歪着身子眯一会儿。为了更有规律的帮助丈夫翻身,刺激他的神经系统,娜孜古丽将闹钟设置成半小时响铃一次,就这样,娜孜古丽休息一会儿帮丈夫翻一次身喂一次水。娜孜古丽的医学知识也帮助了她,在丈夫昏迷两个月后,娜孜古丽开始给丈夫喂稀饭糊糊,从一口一口喂饭需要30分钟到今天丈夫叶儿兰能自己握住小勺吃30分钟的饭,娜孜古丽用了整整两千多天。为了让叶尔兰尽快恢复意识,娜孜古丽每天都会抚摸着叶尔兰的手给他讲故事、说笑话。叶尔兰出事前爱唱歌,娜孜古丽就天天唱给他听,有时唱着唱着,她会忍不住流泪。娜孜古丽的辛苦和虔诚的心,仿佛也感动了叶尔兰。住院四个月后,叶尔兰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这一个小小的用肉眼仔细盯着开才能感受到的一个动作,让娜孜古丽开心极了,这是丈夫住院以来的最激动最开心的最感到有希望的一刻,同时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生活力量。娜孜古丽说:“如果老公有1%的希望,我就会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在自治区为丈夫治疗的一年多时间里,娜孜古丽瘦成了50多公斤,欠下了三十多万元的债务。

 从医院回到阿勒泰市区后,为了凑钱治病,娜孜古丽把切木尔切克乡的一栋老房子卖了4万块钱,又把集资的新房卖了几万块钱,还贷款7万多元,又借了亲戚20多万元。为了能让丈夫接收好一点的治疗,娜孜古丽租住在市区,为了房租便宜一点,她租了一个五楼。为了照顾好丈夫,她每天总睡眠量只有三四个小时。早上,人们能看见娜孜古丽手中抱着一叠广告到处发放。中午在某个饭馆的后堂,人们又看到了她刷洗碗碟的影子。为了能挣钱,娜孜古丽一边跑保险,一边送快递。此时的娜孜古丽就像一圈拧紧的发条,一刻也不松懈地转着。长期的睡眠不足和过度劳累,娜孜古丽的头发大把大把脱落。于是,娜孜古丽给自己剃了个光头。 付出最终换来了回报,1年多后,叶尔兰能发出轻微的声音了。听说让病人多晒太阳对病人有好处,娜孜古丽尝试着将丈夫从五楼上背到楼下,又从楼下背上五楼。日复一日的坚持,从未懈怠。可以想象一下,一个女人带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背着一个只有手指轻微能动的大男人和一大笔巨债务,让这个虽然高大却已经快挺不住的女人如何坚持下去。然而,娜孜古丽没有倒下,她在丈夫一丝丝希望的曙光里独行。

娜孜古丽的努力换回了丈夫身体状况的不断好转,叶尔兰的语言首先得到了良好的恢复。能说话的叶尔兰面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无法接受,他无休止的谩骂娜孜古丽:“你为什么要让我活下来?活着让我如此痛苦,我什么时候能走路?我什么时候能挣钱养家?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生活对我这样不公平?”叶尔兰每天重复谩骂娜孜古丽,他拒绝吃药,拒绝吃饭,拒绝娜孜古丽的照顾。娜孜古丽哭了,委屈的泪水不断地流淌,在叶尔兰的责骂下,娜孜古丽的努力却一刻都没有停歇。她像教一个孩子一样从0开始,教他联系大小便,教他翻身,教他用手握住一支笔。。。。。。

时间就这样过着,普通人过得很轻松,娜孜古丽去过的很艰辛。住在小区的大爷大妈们看到娜孜古丽每日背着一个又高又重又不能动的大男人楼上楼下的一趟一趟背,都佩服极了,能帮忙的扶一把,有力气的过来背一下。有的老阿姨送来了营养品,有的大叔送来几十元钱。最让娜孜古丽感动的是小区里拾荒的阿姨也拿出了皱皱的50元钱,递到娜孜古丽的手里。社会的力量和爱心给这个独行的女人太多力量。

在丈夫叶尔兰身体状况日益好转的情况下,娜孜古丽更加节衣缩食的过日子,有时候为了买一盒药,娜孜古丽都要从自己的伙食中克扣。叶尔兰看到自己日益好转的身体和不断恢复的直觉,也开始努力配合妻子的练习。阿勒泰市妇幼保健医院设立了残疾人康复中心后,为了更好地帮助叶尔兰恢复,阿勒泰的医护人员们除了为他捐款外,保健医院还专门给叶尔兰免除了住院费等一切费用。刚工作的小护士今天你买一盒药,明天她买一盒药,就这样不断地接济叶尔兰。住进医院后的叶尔兰身体恢复得越来越好。从乌鲁木齐过来的专家看到叶尔兰的状况后,都非常惊诧,一个植物人能醒过来就是奇迹,特别是脖子断了以后的高位截瘫病人经过锻炼,脖子能抬起来更是不可思议。然而这一切,在娜孜古丽不放弃,不抛弃不离弃的坚持下,奇迹在阿勒泰山城上演。不仅如此,一个开朗乐观不断上进的叶尔兰也出现在康复室里。为了早日能站起来,叶尔兰每天坚持锻炼十几个小时,为了能减轻娜孜古丽的劳累,叶尔兰不断地锻炼自己的语言能力和记忆力。

娜孜古丽的精神感召着她身边的每一个人。2014年,她也被阿勒泰市评为孝老爱亲的道德模范。5月19下午,我在康复中心见到了叶尔兰,他正在做针灸治疗。也尔兰告诉我,当娜孜古丽拿到证书和1000元奖金回来的时候,娜孜古丽高兴地说,看,我们有1000块钱了。而我看到那一本红的耀眼的证书时,我哭了,这是娜孜古丽应该得的,她是一个好人,她为我付出的太多了。

叶尔兰说,他的身体的不断康复是以娜孜古丽为核心的爱的接力赛赐予他的奇迹。现在的叶尔兰,每天能做200多个蹲下站起来的动作,大小便能自如掌控,还能自己握住小勺吃饭,他太高兴了,他要更加刻苦地练习,争取早一点站起来。

经历了生活的大起大落后,娜孜古丽也更加超脱了。娜孜古丽的大气从容,乐观向上。她说感谢那些关心我们帮助我们的每一个人,相信彩虹总在风雨后!

现在,娜孜古丽仍旧跟往常一样,每天把丈夫背起来放进轮椅里,退着他走进康复训练室,做完各种训练后,给丈夫送饭,到医生生下班的时候,娜孜古丽又会背起丈夫放进轮椅里,推回四楼。在娜孜古丽的脸上,已经找不到六年前的无奈恐惧悲伤了,因为,来自全社会的爱给与了她勇往直前的力量和信念。让我们携起手来,共同克服身边一切困难,让我们携起手来,共同创建一个团结和谐奋发向上的美丽家园,让阿勒泰山城与爱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