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哈语版 | 返回首页

首页 阿勒泰概况 政务公开 网上办事 政民互动 服务三农
更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政务公开>>政务信息>>乡(镇)场、街道信息

切木克老艺人和她的一把老木琴

作者:     发布日期:2014/5/29     点击数:8250

(通讯员 张建玲)切木克老艺人老了。老得让我心疼。老得让我着急。

一位托布秀尔老艺人,就这么老了,老的目光浑浊,老的动作迟缓,老的只能弹奏一段简单的萨吾尔登曲子,她还没有教会几个徒弟,就这么着急的老了。我心急如火焚。希望能有人将她弹奏的这些曲子都录制下来。

我四处打电话求助希望他们能拿出钱来,将老艺人的曲子都录制下来,什么爱心协会了,什么朋友圈子了,什么基金组织了,电话我都打了,但是大家仿佛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都在口头上答应,行动上推迟。我真急死了。

然而,急有什么用呢?时间无情的摧毁了人间最美丽的天籁之音。

托布秀尔伴霍克曼

2013年夏天,我曾两次到阿勒泰市汗德尕特乡切木克老人家里拜访她,听她弹奏那古老沧桑之音---托布秀尔伴霍克曼。

我听过很多托布秀尔艺人的弹奏,但切木克老人弹奏的更加古朴,沧桑。从曲子中,我仿佛能感觉到老人内心的沉静,安详。

老人的手像枯了的虬枝,看上去僵硬,当她抱起那把也很沧桑的托布秀尔的时候,手指突然变得灵活极了,琴弦随着老人的手势舞蹈起来,琴声也随着手指的舞蹈在空气中荡漾起来。

随着老人手指舞蹈的还有那两个木质的“金童玉女”。音乐舒缓时,“金童玉女”也跳的很慢,音乐热烈起来时,舞者也跳的非常卖力,特别是金童抖动着双臂,舞动着两只腿,时而直立,时而弯腰,时而半蹲,活脱脱一个执着、勇敢的草原少年形象。

木质的“金童玉女”,身长约10公分,全身依据服装的颜色涂上了相应的色彩,四肢用线绳固定,可以灵活转动。当托布秀尔琴声欢快的响起的时候,“金童玉女”跟着琴声快乐的舞蹈起来。一位老传承人、一把老木琴及两个年轻的会舞蹈的“小木人”组合就是托布秀尔伴霍克曼。

史料记载,托布秀尔琴是居住在北方的少数民族自己独创的具有地方特色的乐器,它是萨吾尔登舞蹈最理想的伴奏乐器,虽然有上百年的历史,但是因为战乱,流传在民间的很多优秀的曲目都失传了。目前有艺人能弹奏萨吾尔登的8首曲子,而切木克老人却能弹奏12首萨吾尔登曲子,而且是将托布秀尔伴霍克曼一起弹奏。

切木克老人的珍藏的托布秀尔伴一男一女霍克曼、一人一马霍克曼、一人一驼霍克曼。在过年过节、老人过寿、乡里举办大型的文艺活动时,老艺人都会表演几曲萨吾尔登。

上世纪九十年代,非物质文化挖掘与保护中,77岁的切木克老人被发现并定为阿勒泰托布秀尔传承人,从此,她成了乡里乃至新疆的名人,她和她的霍克曼时常出现在媒体中。她弹奏的《遗失腰带的女孩》、《山走的黑走熊》、《巴拉津的枣骝马》、《阿勒泰山中的金稚鸟》、《瘸腿的黑走熊》等曲目备牧民众喜爱。

托布秀尔老木琴

在我写这篇稿子时,突然听到了老人辞世的消息,我异常惊诧。害怕来的事情终于来了,害怕发生的事情居然不择时机的发生了。

老人走了,带着那把陪伴她几乎一生的古老的托布秀尔木琴伴霍克曼在墙上孤单的挂着。

那是一把很古老的木琴,收藏木琴的巴森家普称已有140多年的历史了。这把木琴是用整块木头凿空而成,两根用细细地呢绒绳做琴弦,琴杆上没有品,琴头上有两个扭,用于调整琴弦的音调。扭也换了新的。琴箱的面用小钉子钉上的,由于常年弹奏,琴面上是深深的槽痕。这把托布秀尔琴的外形像蒙古长袍上的盘扣的形状,据说,托布秀尔琴就是像扣子一样的琴,发音也源于此“托布彻.西勒布”(盘扣)

这把老木琴伴霍克曼,在那个没有电,没有录音机、没有手机的年代,滋润着每一个牧人的耳朵,养护着每一位牧人的眼睛。人们在舞蹈的小人中,像看电影一样的欣赏着舞者的每一个节目。在萨吾尔登的曲子里,牧人们同霍克曼一起舞蹈,在劳作之余,尽情的欢乐。

寂寥的冬季,托布秀尔是温暖的火炉,在音乐的火苗里,人们尽情的歌唱,人们尽情的舞蹈,在火苗的音乐里,人们享受快乐,人们温暖冬季。无论是春季的萌发还是夏季的炙热秋季的劳作之余,托布秀尔都在讲述着一个又一个故事,都在传播着一波又一波的希望。

都说托布秀尔是萨吾尔登曲目的最佳伴侣。《遗失腰带的女孩》用托布秀尔讲述了一个漂亮女孩子的母亲去世后,父亲再续弦,后母对女孩极其刻薄,让姑娘伤心不已。有一天,父亲给女孩买了一件崭新的袍子,小姑娘穿上之后一直舍不得脱掉,在林间采摘蘑菇时,将腰带遗失,小姑娘害怕极了…

听过几支托布秀尔的曲子,在现代的伴奏下,托布秀尔迸发出豪迈恢弘,振聋发聩的激情。

酒鬼巴拉津的父母去世了,给他留下了财产和一匹枣骝马,很快,财产变成了酒,喝酒让巴拉津醉生梦死,为了喝酒,巴拉津决定将家里的枣骝马卖掉,枣骝马伤心的落泪了,当巴拉津端着酒碗一边喝酒一边抚摸着枣骝马的鬃毛并把一碗酒放在枣骝马脊背上,枣骝马驮着木碗向很远的地方跑去,十几个小时后,枣骝马回来了,酒碗还在马背上,酒没有洒出一点。巴拉津惊讶地睁大了两只眼睛,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父母会给自己留下这匹枣骝马,从此,巴拉津决心戒酒,好好生活。于是琴声《巴拉津的枣骝马》讲述着草原上的故事。

托布秀尔传承人切乌克走了,永远的走了,看着悬挂在墙上的木琴,巴森家谱决定让自己的孩子学习托布秀尔琴,让托布秀尔琴声在草原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