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 哈语版 | 返回首页

首页 阿勒泰概况 政务公开 网上办事 政民互动 服务三农
更多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对外宣传>>我眼中的新山城

生于草原长于草原的这份民族深情

作者:     发布日期:2017/1/2     点击数:8215

(通讯员 张建玲)我的家乡是阿勒泰市汗德尕特乡乔尔海村。我记事起,每年春秋两季,都会有哈萨克族老乡骑着马,牵着负重的骆驼,赶着成群的牛羊,从我家房前屋后轰然驶过。吓得我家的猪在牛群里窜来窜去,无处躲藏。

成年后,接触更多的乡村里的哈萨克族朋友,与很多哈族、蒙族朋友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有时候,静下来想一想,我才发现,原来,在我的骨子里早已经没有哈族、蒙族等民族概念了:甚至,有时候,我会觉得我是这片大草原的过客,生活在这片草原上的各个民族中的兄弟姐妹能接纳我这位朋友,是我的荣幸和骄傲。我倍加珍惜与每一个民族姐妹兄弟在生活中结下的那份真挚的情谊。

爷爷入乡随俗

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末,我的爷爷-------当时的地主-----卖掉了家里的土地,扔掉了教书工作,带着全家老少十余口人从河北老家一路挤汽车赶火车奔至新疆,一头扎进了阿勒泰汗德尕特乡。当时,我爸爸只有四岁。

汗德尕特乡居住着汉、哈、回、维、蒙等多个少数民族,对于这家陌生人的远程迁徙,她们热气腾腾的奶茶、两面考得金黄的囊、他们的宽容的笑容,以及语言不通时真诚的眼神,都让这外来户感受到了无比的温暖,万里旅途的劳顿和惊恐一扫而尽。每天吃着厚实的烤馕、喝着喷香的奶茶,这家人特别是我爷爷顿感来到了天堂。

为了能与当地少数民族畅快的交流,我爷爷一家人找来哈语书籍跟着当地牧民学习语言,而我的爸爸则是跟着当地的小孩子一起玩耍,牢牢实实地掌握了哈萨克族语言。

也就是从那个时期,我的爷爷辈的人就与当地哈萨克族结下了互帮互助深厚的民族情谊。我爸说,他的哈语说的那么好并不算什么,我大爷的哈语那才叫一个精彩呢,他即会口语又会书面语,能写会唱,会弹冬不拉,。而随之改变的是,我爷爷他们一大家子人很快习惯了喝奶茶、吃烤饼,冬天打柴,拉木头,的生活习惯。

七十年代初,我爸爸在汗德尕特乡成家,我爷爷也因为回复教育工作不得已回了河北。

爸爸的哈族老乡

从我记事起,我爸爸是我的骄傲。我爸爸是汗德尕特乡乔尔海村说哈语最好最标准的人。因为他会哈语,所以哈族朋友特别多。记得我10岁那年,有一位转场的哈萨克族老乡拿着一些风干的羊肉和囊找到我们家,说是要认个老乡,爸爸回敬了他一些蔬菜,并知道他的临时的家的住所。从那时候起,我就知道了我们家有哈萨克族老乡。同时,我也深深感觉到那个时候的老乡就是亲戚,是心里的老乡不是口头上的老乡。自此,我爸的哈萨克族老乡每年转场都回来我家,给我们带来奶疙瘩和几块肉,我爸也会带我们去看望老乡。他们的热情真诚,简单淳朴影响着我。

记得有一年春夏交接之际,我家的老乡(我忘了他的名字了)的一岁女儿过生日,特别把我们全家人请去了几十公里之外的地方。为此,我母亲专门为那一岁小孩子做了一套新花布衣服呢。

我们一家五口美滋滋地喝着奶茶,吃着奶疙瘩。我爸告诉我。老乡要宰杀一只羊款待我们,同时,一岁的小女孩也要放进羊皮里包着……我对此充满了好奇,我看着他们宰羊,也看见了那个可爱粉白柔弱的一岁小孩子,就是没有看到他们是如何将小宝宝放进羊皮里去的。

我爸的哈萨克族老乡很多,有一个叫索尔坦的哈族老乡每年都会为我家代牧,因为他喜好喝酒,我家的羊在他家越养越少。后来索尔坦的妻子病得很重,卖掉了他家全部的羊,当然也包括我家的七只羊。我爸知道他家里困难,也再未提过那七只羊。

如今三十年过去了,如果,当年的七只羊还在,应该也有一大羊圈的羊了吧。

真诚的民族情结

如果不是从乡里搬到村里,我一定会说一口漂亮的哈语,我一直这么坚信!在我还没有出世的时候,我们全家从汗德尕特乡搬迁到现在的乔尔海村,我无缘与哈族小朋友学习哈语。中学的时候,我身边最后的朋友居然是哈族和蒙族。有一次,我在街上闲逛,居然碰到了我中学时结识的哈族朋友,她还是老样子,脸圆圆的,颧骨较高,有两个红萼团,她也认出了我,我们热情的交流。那一刻,让我想起了中学时代,每到库尔邦节或是肉孜节,她都带我去拜年,还亲自给我的手里放肉块,怕我吃不饱。

有一次去汗德尕特乡采访,居然又碰到了我的蒙族朋友,她已经有了两个孩子,生活的很好,她也记得我,我特别激动。

因为工作的原因,这些年来,我越来越多地跟民族朋友接触,他们的善良,朴实,热情感染着我,也感动着我。为此,我也有好几个老乡:二牧场末因村的老医生麦兰别克,巴里巴盖乡医术高超的兽医叶尔肯,叶儿布拉提,朱玛什……

叶尔肯大哥是我采访时认识的。他的兽医医术远近闻名,可是他工作二十多年了,却一直租住在两间小平房里。他的事迹感动着我,也感动着他身边的每一个人,他当我是他的好妹妹,我也一直前挂着叶尔肯大哥一家。

也许是这样一份三世情缘,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我所认识的人热情,善良,简单,直率,,我的朋友真诚,快乐,知足,在他们影响下,我也是这样一个人,简单真诚,直率,掰着指头算一算,我的民族朋友远远多于我得汉族朋友。在我的概念里,已经没有了民汉之分,只有情谊深厚,只有彼此尊重,只有一份深藏在心中的民族情结,已牢牢地将我栓住。

上一篇:烈日下的执着  下一篇:公路人赞歌